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

無論是國際上、國家上、甚至是自家人民以及政府前,出面的都是菲利奇亞諾,沒有人記得羅馬諾,沒有人想起義大利有兩個人。

【欧相】麦子死了

糖腌SY:


麦子要结出果实来,必须要在成熟之前死去。


风风光光的过完了自己以一个正常人来看的前三分之一的人生,如今只能躺在医院病床上打点滴度日的八木俊典盯着天花板思考他的生命还剩下多久。点滴的滴速并不快,但那缓缓注入他身体里的液体似乎带了刺,划得他血管生疼,只好抬手又调慢了液体的流速。One for all的力量渐渐从他身体里转移出去,他这颗麦穗很快就要到了结果的时候,生命力似乎并不想放纵力量的流逝,它们粘连着,缠绕着,带着时间即逝。他无比想调慢生命的点滴,再走慢一点,再慢一点,他有的是时间在这里等待。


绿谷出久抱着便当盒和鲜花过来看他,那是一簇还有些没来得及绽开完的小雏菊,看上去柔弱细窄的白色花瓣一簇一簇的反而让人觉得它们具有无比强的生命力。它被来人细心地安放在床旁桌上的花瓶里,那些还没开放的花苞似乎也想给这里再添加一些生机,跃跃欲试的想要挣破无形的束缚散发芬芳。


“相泽老师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过来,似乎是被根津校长找过去谈事情了。所以…所以拜托我过来送饭。”即使已经在雄英小有名气,也被各大英雄事务所视为种子选手,出久在他的偶像面前还是会有些窘迫。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自己过来的原因,他又开始内疚。如果不是自己,或许欧鲁迈特不会变成这样子。作为发现这个新星并且培养他的人,八木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从出久的表情变化里猜出他的想法。


“根津校长找人谈话的话相泽君估计就要下午才能回来了吧,绿谷少年,谢谢你了。”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容,现在他还是在用笑容掩饰自己的恐惧。他没必要对他与相泽消太的关系解释什么,恐怕1-A班的各位早就猜得八九不离十,普通同事才不会做到每天都会帮对方做饭的地步。


“绿谷少年。”


“是!”年轻一辈立马回应道。


八木抬头盯着自己的点滴,他突然又觉得太慢了,索性直接松到头,液体一时间失去了阻力失控般顺着那细小的针头带着巨大的压力撞击入血管,被针扎的青肿的手背上立刻肿起一个小包。


显然出久被这一举动弄糊涂了,不过看到那已经畸形的手背他还是擅自把液调回来正常的流速。他不解的看向欧鲁迈特,得到的回答却是


“接下来你就要收获果实了,那个时候就要靠你一个人了啊,绿谷少年。”


屋子里安静的瘆人,仿佛连花开的声音也能被人听到。


几天之后,英雄论坛,媒体,报纸…头条都被“No.1英雄欧鲁迈特去世,接替正义的象征的下一个名额花落谁家”如是一类的报道占领,整个雄英都染上了悲伤的色彩,这名伟大的英雄得到了一个无比隆重的追悼会,相泽消太束起了平时散乱的头发,穿了一身利落的黑西服参加了这次追悼会。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在一个英雄和同事的立场发了言,然后便离开了。


同月,雄英学院1-A班的学生们顺利毕业,英雄Eraser·Head宣布退出英雄榜并且辞掉了在雄英担任老师的职位。



“来吃饭咯,开饭了。”招呼着来吃饭的金发男人摘了围裙,不大的餐桌上摆好了已经分好的食物,看上去还算丰盛。


闻声而来的是两猫一人,圆溜溜的花猫蹭到八木腿边喵喵的撒娇,讨来了挠下巴的安抚,而另一只黑猫呢?它只是示意性的叫了一声,舔舔爪子便走到饭盆前吃起猫粮来,这种姿态真是像极了那个人。相泽消太打断了八木俊典对着猫遐想的思路,坐在椅子上看着他。


他们离开了那个无比熟悉的城市,来到这个依山傍水的地方过着接近自给自足的生活。根津校长给了他们一笔不小的巨款,现在看来一时间是用不上了。


用筷子夹起炸好的天妇罗咬了一口,一切都刚刚好。八木凑过来一脸求表扬的表情把相泽成功的逗笑了,他们来到这里之后都变了很多,笑容都不在吝啬,那曾经用来掩饰恐惧的笑已经被代替了。


交换了一个并不长时间的亲吻,相泽打趣道“我可不记得你之前有这么需要表扬。”


八木笑着回答“那是原来,不过八木俊典一直很想的到别人的认可呢,相泽君。”


鼻尖对着鼻尖厮磨片刻,相泽推开了他“这么好吃的饭还是不要浪费了,剩下的之后再说。”


一阵爽朗的笑声充斥着屋子,两只猫都被吓了一跳,却又见怪不怪的恢复正常,自顾自的舔着爪子窝在门廊晒太阳。


他们都变了,又或者说是没变。那谨慎,不直白的是曾经的欧鲁迈特与Eraser·Head,而现在他们是以八木俊典和相泽消太生活着。


麦子要结出果实来,必须要在成熟之前死去。
但在死去之后,他们又会以另一种姿态获得新生。


————————————————————
麦子要结出果实来,必须要在成熟之前死去。——圣约翰

评论

热度(31)

  1.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椒盐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