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

無論是國際上、國家上、甚至是自家人民以及政府前,出面的都是菲利奇亞諾,沒有人記得羅馬諾,沒有人想起義大利有兩個人。

【欧相】暖冬

糖腌SY:

高亮!!!!


这是我眼中的他们,我理解的他们。


请谨慎食用,带来不适本人均不负责哦(´▽`ʃƪ)



冬天的第一场雪总是格外的冷。相泽消太把自己紧紧地蜷缩在被子和床垫之间,闹铃在他的头顶响个不停,但他并不想伸出手去摁停它。那声音戛然而止,有人从被子外晃了晃他以后便听到了小心翼翼的关门声,相泽消太知道他可以继续睡了。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时隔许久的懒觉。他是被饿醒的,醒来的时候外面还在下雪,玻璃上已经因为室外温差而结出了冰窗花。呼了一口气用手指点了点,温度化开玻璃上的薄冰总算是能看清外面的世界,洁白无瑕的雪覆盖着地表,雪花聚在一起反射着太阳的光,白的晃眼。


难得休假,八木俊典却出去给绿谷出久指导训练了。桌子上放着做好的午饭,还有余温。吃完饭的他无聊的窝在沙发上看着实在是get不到笑点的娱乐节目,骤然降温让家里的供暖一时间跟不上冷气的扩散,在相泽打了几个喷嚏之后他决定把棉被抱出来。


室外的雪还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预兆,找了半天手机却发现早就电力不足的关机了。毕竟他不是低头族,由于眼睛的原因这东西出现在他生活中的次数少的可怜。百无聊赖的他撑着下巴盯着窗外的雪,这时间过得无比慢,仿佛空气都因为低温凝结住了。他终于忍受不了无事可做,好在手机总算是能开机了,天气预报显示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这种大雪天气,看来已经到了可以拿出被炉桌的季节了呢。


家里的储物间里总是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他们曾经买了却发现没什么用的网球拍之类的。他拍了拍被炉上的灰尘,拉出来,从那底下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袋子。是一包种子,应该是花的,但具体是什么花他早就记不清了。数颗可以轻易碾碎的小颗粒挤在透明的袋子里,相泽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来年把他们种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惊喜。


通向后院的门传来了几声奇怪的响声,相泽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拉开门,那只十分干净的花猫迅速地跑开了,'大概是躲到走廊下面去了吧'他想,蹲下身向早就空掉的碗里添好了猫粮。外面太冷了,简直是活地狱,他起身搓了搓身子又缩回了屋子。


八木俊典带回了晚饭的食材,金发上还落着雪,被体温融化的雪水让那两缕平时翘起来的鬓角也蔫蔫地垂了下来。本来就怕冷的相泽和裹着一身冷气的八木俊典隔着棉被拥抱了一下,说了一句欢迎回来,接过食材钻出被子,快到厨房时还不忘提醒八木安置一下被炉桌。


食物总是能迅速的让人暖和起来,火锅冒着热气,玻璃上凝结出一层薄雾。相泽关上推拉门,刚刚去给后院的‘住户’放了几块热腾腾的鱼肉,算是这场雪带来的意外惊喜吧。他迅速的钻进已经暖和的被炉桌里,暖意瞬间包裹住双腿让他舒服的驼下了背。即使围着围巾穿上了厚厚的衣服,他的手还是有些冰凉。曾经找恢复女郎询问过,得到的结果是天生的四肢冰凉。


“相泽君是个怕冷的人呢,需要被人疼啊。”


现在他的确被人疼爱着,低温的手被散发着温暖的掌心包裹起来,那个人像极了太阳,驱散黑暗与冷意,给人温暖与希望。八木俊典深蓝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读不懂的东西,放在平时相泽肯定能捕捉到。但现在,他被放置了一天,被外面的冷风刚刚吹过且很撑。他没注意到那个眼神,只是放空着大脑享受被炉与八木俊典给他带来的温暖。


第二天依旧下着雪,但他要早起去学校带他那班未来的英雄们。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的他在门口等着回去找东西的八木,看着他拿着鼓鼓囊囊的包走出来,相泽用一种疑问的眼神凝视着他。然而八木俊典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似得,以‘老师不能迟到’的借口拉着相泽就出了门。


快到学校时他们又突然停住,看着八木踌躇半天才从包里掏出一个袋子,然后递过来。相泽盯着那个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到冬天手就会凉,我在的时候可以给你暖手。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就用这个吧!”把盒子拆开塞进相泽手里,八木俊典搂着他的腰继续向前走着。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是一个猫咪外形的暖手宝。他真的很细心,已经充好电打开来,暖意透过皮肤到达被冻得有些疼的关节,他渐渐暖和起来。


“hihihi!今天可真是冷死了,我感觉我的声带都要被冻住了!橡皮头你手里拿的是什么?”麦克和他抱怨着,还伸过头来看他手里拿着的东西。


“暖手宝,的确太冷了。快点工作吧,我要去看那帮搞事鬼了。”


这个冬天的确很冷,但他同时又过着一个暖冬。


相泽消太看着手心想到。


再次看着手心时,那里依旧是暖的。那是比暖手宝温度还要高的东西,看上去温暖的颜色却让相泽消太感觉身处冰池。


是血,流淌在身体里带给人生命的液体,像极了滑腻的红色绸缎。那是属于八木俊典的血,太烫了,烫的相泽眼圈都红了起来。


“你的手太凉了,我要给你暖起来才行啊相泽君。”


这是个暖冬,也是最后一个暖冬。

评论

热度(23)

  1.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椒盐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