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

無論是國際上、國家上、甚至是自家人民以及政府前,出面的都是菲利奇亞諾,沒有人記得羅馬諾,沒有人想起義大利有兩個人。

【Abo轰出胜】Delta 01

咔酱玩心吗:

出胜/轰爆,最后可能会有一点点切爆。 


住校设定,轰出切爆一个宿舍


警告:轰出切A咔酱O,未成年性别分化不完全,不能完全标记设定!


警告已经写了雷者肾入


OOC.OOC.OOC


lo主有猫饼


这是一个为了屮咔酱而开的小号,只开车,没刹车
 


短篇,有空更新的话很快就能完 !


————————————


    今天是绿谷出久和丽日御茶子值日,丽日拍拍手,浮在半空的课桌平稳地掉下来,她回头看了一眼明显心不在焉的出久,蹦跳着过去一下子拍在卷发少年背上。


    “出久君,打扫完了,回去吧!”


    “唔——噢噢,啊,好的。”绿谷神游被惊醒,慌乱地差点丢掉了手中的拖把。


    刚才动作还慢吞吞嘴里不知在碎碎念什么东西的绿谷出久以完全不符合前一秒神游状态的快速动作收拾完东西,在男女生宿舍的分叉口和丽日告别。


    丽日御茶子歪头看着远去的绿谷,喃喃到:“他刚才碎碎念的那些东西……是什么?”
   
   
 
    接近宿舍,绿谷速度慢了下来,他咬住嘴唇,有些迟疑地停在门口,这时候轰和爆豪应该已经回来了,切岛去了训练场自己加练。


    正因为知道他们先回来了,正因为知道切岛不在——


    绿谷迟疑着拿出钥匙打开宿舍门。


    这两天……是小胜状态不太稳定的日子。
 
  
  
    绿谷咽了口口水,少年还没完全发育成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他闻到了熟悉的淡淡的,甜美的气息。


    关上门锁好,确保内里传来的细小呻吟被完全锁在屋内,只有他和轰焦冻两个人分享。绿谷换了拖鞋摆放好书包,经过走廊来到客厅,沙发上爆豪胜己淡金色的爆炸头露出半个来。


    “喂,这样子吃独食不好吧。”绿谷出久从沙发背后、爆豪的上方探过头去,听见声音的爆豪胜己红着眼角凶恶地抬头:“吵死了,谁让你回来这么晚。”


    今天是和那个女人一起值日,鬼知道他是不是留的很开心。


    “咔酱又在想奇怪的东西了吧。”看透他的表情,绿谷伸手托住抬头看他的人,俯下身子把爆豪胜己带着怒气的话语吞进嘴里。


    唇齿交缠的过程中,被猜中心思的少年狠狠地咬了温柔探入的舌头,不肯放弃的绿谷继续尝试勾住他的舌头,又被咬了嘴唇。


    “真是毫不留情呢,咔酱。”


    绿谷收回舌头尝到血腥味,捏住爆豪的喉咙有些不安稳地摩挲着。注意力被刚回来的绿谷抢走,轰焦冻并没有任何焦灼的反应,他仍然不紧不慢地舔舐着爆豪胜己还未从黑色平角内裤里解脱出来的半硬,只在爆豪的注意力完全转移的时候用前齿轻轻咬住,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绿谷出久略感烦恼地摸了摸自己唇上被咬破的地方:“小胜这样子,是希望我向大家公布我们的关系吗?你不是一直不想我说……”


   “哈?臭久你在胡说些什么啊!”他怎么可能会让其他无关紧要的人知道他是个即将分化的Omega,虽然个性的出现和医疗科技的发展让三性划分不再那么力量悬殊,一个Omega英雄还是会遭到比Alpha和Beta更多的麻烦。


    打定主意在自己一旦性别分化完成第一次发情期的时候就找一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Alpha完成标记,尽早摆脱发情期的困扰和其他Alpha信息素的干扰,要成为世界顶点的英雄,爆豪胜己不能有这样低级的弱点。


    “唔……”爆豪按住红白发色的少年,轰焦冻含住了他,思绪被打断,温热的口腔包裹让头脑发晕,“别突然就、嘶,恩……”诚实地屈服闭上眼享受,眼不见心不烦,爆豪把绿谷出久丢在一边。


    “真是无情呢小胜,刚刚明明被我亲的很舒服的样子,还激动得咬破了我的嘴唇,说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但这么明显的伤口大家都会好奇的吧,而且这样的小伤去找治愈女神又太大题小做,上次被小胜抓破了后颈的皮肤,留了几道红痕就被你逼着过去,我可是被嘲笑了半个小时……”


    那下次把你打个半死再让你过去可好!? 


    “小胜总是仗着自己Omega的身份撒娇,不过我很喜欢。”虽然很糗又很麻烦,但都是甜蜜的负担。


    爆豪胜己手掌炸出一朵小小的火花。如果废久的脖子在他手边,他立刻就掐死这个话唠卷毛雀斑脸!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害还被把持在另一个人口中,爆豪胜己难得没有暴起揍人,“去把你自己洗干净臭久,脏死了不许碰我。”


    “嗨嗨,”绿谷出久哄孩子一样宠溺地回答,还是不听话地偷了个亲吻,被一巴掌拍在脸上也没介意,这样蚊子都打不死的力度,连一点印子都不会留下,只不过是小胜掩饰害羞的方法罢了。


    绿谷进了浴室,爆豪胜己按住轰焦冻的肩膀,“够了,别在这里。”


    任由轰一路吻着他走到床边,爆豪胜己却没能全情投入到对方认真的互动中。


    只不过是一个废久,却总是能挑起他的怒火,撒娇这个词除了他老妈,连他爹都不敢这么形容他,不过是一个废久,区区一个废久而已!


    “专心点啊,接吻的时候。”轰焦冻捏住爆豪胜己的下巴,寒冰从手指上冒出冻住他一小片肌肤,猛然一个哆嗦的爆豪上半身往后一仰,被轰顺势压倒。


    “你不是很喜欢和我接吻的吗?还说过我的舌头凉凉的。”


    “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好吗!都是你自己随意脑补的吧??”爆豪揪住轰的领子不爽地反驳,他讨厌冬天,最讨厌冰冷的感觉和下雨天,当然,和水扯不开干系的冰也讨厌!


    “明明说过的,”轰也不生气,把揪着自己领子的手掰开,覆压下去,微微的寒气弥散开。


    “那我就负责的让你好好想起来吧。”


TBC


似乎没什么值得河蟹的地方??请老福特放过我我下章会走外链的

评论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