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

無論是國際上、國家上、甚至是自家人民以及政府前,出面的都是菲利奇亞諾,沒有人記得羅馬諾,沒有人想起義大利有兩個人。

一个段子

密林菇:

确定关系之后,他们很长时间没有发生关系。 


这让茨木很烦恼,一度对自己的吸引力产生巨大的质疑。 


后来他的朋友们帮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把问题指向大天狗是否有什么隐疾。 




等到他们终于发生了第一次关系,茨木知道了上述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 


大天狗,一届大妖,爱宕山扛把子,射X的时候居然还会射羽毛。那次真把无所畏惧的大妖茨木童子惊得够呛,以为自己要英雄死卧榻。 


当时他们正难分难解,大天狗的羽翼突然“砰”的张开了,以茨木当时所处的位置来看简直遮天蔽日日月无光,视野里一片黑压压。 


“大天狗?” 


大天狗一边用力冲撞一边一脸柔情地望着他,底下射的同时,利刃般的黑羽从他绷直了的翅膀尖上激射出去,沿途打翻了烛台和酒盏,夺夺夺地钉进墙壁里。 


他是上上下下都射了个痛快,茨木却被惊得屁股小了好几号。 


“对不起。”大天狗趴在他身上说。 


“没……没关系?” 




第二次他们换用了脐橙的姿势。茨木看着那对漆黑的翅膀伴随自己的动作轻轻拍动,跟被挠着下巴的猫的尾巴似的。

-------------------------



1点半了,睡觉






------------------


补一句。






许多年后,大江山成了一个旅游景点。几只小妖化形在人群中跟着游客乱转。他们发现一间冷僻的屋子,墙壁上有许多陈旧的割裂的痕迹。


“这里发生过很激烈的战斗。”观察了一番之后,他们得出结论。

评论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