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

無論是國際上、國家上、甚至是自家人民以及政府前,出面的都是菲利奇亞諾,沒有人記得羅馬諾,沒有人想起義大利有兩個人。

Maps

阴翳礼赞。:

I hear your voice in my sleep at night
我总能在睡梦中听见你的声音
Hard to resist temptation
你的诱惑是那么难以抵抗
Cause something strange has come over me
一种奇妙的感觉包围着我
And now I can’t get over you
现在我却没办法忘记你
No I just can’t get over you
不,我唯独无法忘记你


Offendy最初记忆中的兄长就已是那幅生人勿近的孤高模样。


年幼的超自然生物牵着父辈的手,在已懵懂学会使用背后与生俱来卷须作出防御捕猎动作的时刻与稍稍发育高了他一头的长子相见。对方自领口下便整洁不存一丝褶皱的白衬衣与那发声器官每次鸣振都落脚在清冷音域,使用最简洁词句言简意赅表达意图的习惯都给他留下了极大印象。


身为次子,与各方面都领先他一步的表兄对练也再正常不过。


当他记不清多少次面朝下摔倒在尘土中,整个人灰头土脸再彻底丧失爬起来的欲望,好端端站在不远处毫发无损的人却只轻描淡写地告诫他。


“Offendy,站起来。”


那公式化语气仿佛只是在宣布一个世人皆昭的事实,如同打横抱起一只小猫去路边籍以尽到毫无怜悯之心的过路人的职责与义务。眼里容不下对手方才持之不懈挑战数次的鲜活存在,压根没有对手半点影子,甚至连一边喋喋私语旁观不时传出几句向着自身赞许之词的成人们都没有。


他怎么可能不抖索站起,张开全部触手扑上去?


I was there for you in your darkest times
在你最绝望的时期我曾待在你身旁
I was there for you in your darkest nights
在你最黑暗的夜晚我曾陪伴你度过
But I wonder where were you when I was at my worst down on my knees
但我想知道我充满无助苦苦哀求的时候你又在哪
And you said you had my back so I wonder where were you
而你曾说过你会在我身边所以我想知道那时你在哪


等到大些的时候,少年期Offendy开始早熟地对性别与恋爱产生朦胧模糊的观点。


说不清是什么在起作用,可他就是固执地觉得所有种族的女性都比不上自己的哥哥。他的腰看起来那样纤细却总能爆发出不可置信的力量和柔韧度,他能够悄无声息地潜行在暗夜将抹杀人类性命进行得如同一场完美个人艺术胜过任何族内培育的杀手。


他的哥哥对权力与一切形式的赌钱不感兴趣,哪怕那是青年们的全部乐趣。只需一个捏着咖啡杯沉浸在晨曦中浏览杂志的剪影就足以使同龄女性尖叫,但令人费解的是Slendy的性趣,就像他空空脸颊上所能表露的情绪一样无影无踪。


说到这里Offendy结交的那群狐朋狗友们常常怂恿他干坏事。最糟糕的也不过使他从家里铃铛作响的钱袋中偷取几枚赛马的金币,然后咧嘴笑着坦荡荡地被他五感敏锐的大哥揍一顿。但无论他们有多嫉妒Slendy的高人气从而费尽心机哄骗Offendy针对他去恶作剧,Offendy总会自顾自地岔开话题或是顾左右而言其他。


最后一次他们终于放弃了好言相向,半逼迫半伙同地要求Offendy加入他们的行动不然就将以前干的坏事尽数公布流传。


听完旧日伙伴的宣言,被胁迫的对象按了按那顶深黑色礼帽薄而细的外檐,从阴影中抬起下颚,露出一个充满正能量的笑容。然后就开始了一场无差别的同族自相残杀。


“你们以为他是谁?他是我哥。”


I’m searching for a song tonight
我正在为今夜寻找一首歌
I’m changing all of the stations
我不停更换自己的位置
I like to think that we had it all
我总是喜欢去想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We drew a map to a better place
我们曾绘制一张地图设想一同去往更好的地方[我们曾一起设想过未来]
But on that road I took a fall
但我却并没有如愿以偿[但我在途中失败了]
Oh baby why did you run away
哦宝贝为何你会逃离我


成年礼的那天,被女方甩了这辈子数不清第多少个耳光后离去的Offendy终于发现,一直以来内心真正喜欢并渴望的人是谁。


如今他已经被时光打磨得不再青涩,代替他身后锋利触手狩猎人类真心的敞胸黑色风衣骚气值满满,他的玫瑰种植技术也在不断的实践与改进中逐渐尽善尽美。那张微笑时从尖牙利齿间隐约透出血腥气息的嘴不仅单单用来进食,而是早已熟稔于心怎样在缠绵时以呢喃般语气吐出许多情话。他早就不再是那个只会在遇见强敌时一声不吭冲上去的小男孩。


而他也自信有将近数十个世纪的相处作为奠基,没有任何人可以超越他的有利地形。


所以在那天,他精心挑选好足够的玫瑰趁着晨露未沾将它们收割下,尽可能学着那个系着围裙贤淑兄弟的手法将花朵们扎成美妙的一大捧。


满心欢喜的Offendy以为这足以使再清高自省的高岭之花缴械投降。


翻来覆去默念着告白词句连掌心都不可思议地漉漉渗出汗来,然后他撞见Slendy痴迷一般的在森林里同采摘纸条的人类做游戏。


“Slendy…”“Be quiet.”


向下方弯曲成反弧度的唇形刚要开口,就被一只纤长惨白的手捂住了嘴。


他专心藏匿树后的兄弟甚至头都没有回一下。更别提嗅见那数百米之外就该嗅见的芬芳。


Offendy觉得他的真心简直要和卷曲凋零的玫瑰花瓣一样飘落了。


When all the roads you took came back to me
当关于你的一切再度向我涌来
So I’m following the map that leads to you
所以我顺着地图寻找你
The map that leads to you
那张引领我通向你的地图
Ain’t nothing I can do
我束手无策
The map that leads to you
那张通往你的地图
following following following
我不断地跟随着
The map that leads to you
那张通往你的地图
following following following
我不断地跟随着


Fin.


只是懒才不给Off大爷HE的……别打脸。
Martoon 5的Maps。适合大意是Slendy只顾种族存亡和狩猎不顾爱情也不理Offendy的脑补。真的是太懒连族长这个隐藏设定都没写出来更别提两人暗生情愫这情节…。
这首歌原本是在贴吧的紫菜那里看见的!她有画过配图。翻译摘自百度知道。

评论

热度(49)

  1.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阴翳礼赞。 转载了此文字
  2. 雾凛深空阴翳礼赞。 转载了此文字
    OS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