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

無論是國際上、國家上、甚至是自家人民以及政府前,出面的都是菲利奇亞諾,沒有人記得羅馬諾,沒有人想起義大利有兩個人。

【aph+creepypasta】森林

Cranberry:

*英中心向+Slendy中心向
两个超喜欢的角色啊啊啊!【你个痴汉走开
时间线的话是WW2时小菊刚炸了珍珠港,阿米宣战并加入同盟国时,眉毛子去拜访阿米,走错路进了Slendy的领地的故事【别问我要怎么走错路才能跑到那里去x
所以说那时Jeff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其实就是你懒得写
轻微的米英+OS+ZS✔


正文


England先生发现自己迷路了。
其实他老早就迷路了,不过是不愿承认似的说着“穿过这片森林就肯定到了啦”这种话,结果导致现在迷路的程度更严重了而已。
雾气弥漫的森林似乎是天生就散发着令人感到压抑的气息,植被也在常年无光的环境下显得死气沉沉,更是为这诡异的环境增添了一分诡异的色彩。
皱了皱眉,England本能的想要尽快离开这个让他极不舒服的地方,而且说实话,自打进入这里以来,他就一直能感觉到一股来源不明的视线……
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这次的闯入者有些奇怪。
Slender隐藏在一棵树后,头一次犹豫着迟迟没有进攻。不远处那个无所事事的游荡着(看起来更像是迷路了)的金发男人体内蕴藏着一股令他大为惊讶的魔法能量,甚至可以说堪比Zalgo,而这种事纵使是足有几百年大的他也从未在一个人类身上遇到过。
更何况,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对方似乎并不是人类。
沉思一会儿,他还是决定出去会会那个特殊的家伙。
下一个瞬间,黑色的鬼影便消失在原地。


“出来吧,我早就发现你了。”
在第无数次感觉身后有人而转过头却什么都没有后,England这次直接不回头了,直接出声道。
一片寂静。
看来对方并不想那么早就出来见自己。England对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状况感觉有些烦躁,行,你自己不出来,我就逼你出来。
当熟悉的感觉再度袭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直接一道闪电劈过去,看到一个高大细长的身影明显一愣,随后凭空消失。
“该死……打中了没有?”
“很遗憾,并没有。”
一个清冷的声音自他身后响起,England迅速回头,这次对方没有再马修(划掉)消失掉,而是正面和自己对上。
那是个将近三米却又纤细瘦长的人影,身穿黑色西装,打着黑色领带。如果忽略他没有任何五官的脸和背后八根漆黑的触手,基本可以说他是个长得过高的人类了。
“哟,终于愿意以真面目示人了?”England嘲讽道,森林般的绿眸中透露着警惕,而手上已经开始准备新一轮的进攻。
令人气愤的是,那个怪物似乎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只是自顾自的问道:“你,不怕我?”
England耸耸肩,“我家里像你这样的又不少。”
“……你家里?”白色怪物皱了皱眉——如果他有眉毛的话,“你到底是谁?或者说,你到底是什么?”
England对于对方怀疑自己的身份并不意外,而他也自认没必要对一个怪物隐瞒身份,于是他也就大方的说出来了,“如果你信的话,我是England,没错,是大/不/列/颠的意识体。在对方说出姓名后介绍一下自己是绅士的礼仪哟。”意思很清楚,就是问你又是什么玩意?
对方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大概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国家还有自己的人形代表,他沉默一会儿,缓缓道出自己的名字,“……Slenderman。”
真是个怪名字,但还算是符合这家伙的特征。England在内心吐槽道。“那么……你为什么跟着我?”
“……本能吧。”
“哈!?”
“不,我是说……我的本能就是追踪并恐吓闯入这片森林的人,最后再杀死他们。”
呜哇,看来还是个暴力的家伙!America那家伙的子民以后看样子会不太好过。England喜忧参半的想着,忧就是担忧,喜……好吧他承认他是有点幸灾乐祸。
“所以,你很熟悉这片森林吧?我迷路了,带我出去呗。”England随意的说道,内心却并不认为眼前这个怪物会那么简单的放自己离开。
“凭什么?”果然,Slender压低了声音说道,语气中透露着危险的味道,“被我盯上的猎物,从来没有能逃掉的。”
England嗤笑一声,直面对方百年杀戮累积起来的杀气和压迫感,“是吗……那么很荣幸,今天我将成为第一个。”


Slender很快就发现自己从这个人……这个国家身上讨不到半分好处。
他的感觉是正确的,对方的确拥有着不输于Zalgo的黑魔法实力,然而对方可能在肉体上比较偏向于人类,以至于他的魔法破坏力虽强大,却在反应速度上输给了自己,以至于恐怖的魔法力量在自己的瞬移能力面前显得有点鸡肋。但对方自身却被一层若隐若现的黑色护罩严严实实的保护着,不管自己使出多大的力,从哪个角度攻击,触手都无法穿透或击碎那层看似缥缈轻薄的防护层。
两个具有强大攻击力的生物,此刻竟打起了消耗战。
突然,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两人(都不是人)十分默契的同时停下了进攻,沉默的看着对方。
Slender见对方似乎没有了继续这场浪费时间而无意义的战斗的打算,自己也缓缓收起了杀气和触手。“你是个不错的敌人。”他发自真心的称赞道。
“彼此彼此。”对方也笑着回应。
他莫名的想到了Zalgo。刚见面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打了一架,然后就变成了很好的朋友……呃,甚至有发展为朋友以上关系的趋势。此刻面前这个神似人类的生物也带给了他同样的感觉——他指的是那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喂。”对方带着笑意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交个朋友?你很强,我挺看好你的——等等别误会啊!我可没说我就喜欢你哦?”
什么啊……一开始不是还挺帅气的嘛,最后画风突变是什么鬼?“是,是……”他的语气中莫名带了些无奈,如果是后来的他就会发现这竟和他对待那群creepypasta的熊孩子们的语气有异曲同工之妙。“正好我也希望以后能有更多机会和你切磋切磋,国家先生。”
“少废话啦!”对方的语气带上了点不耐烦,“那么现在你可以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吗?我还要去见America……该死!我都迟到一小时了!”


“这个啊……我真的是没听说过……”Trender一边收拾着餐桌,一边喃喃道。
“国家吗!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我想和他一起玩XD!虽然他可能比我还大啦……”老顽童(你)先生Splender激动的几乎贴在Slender身上,而后者面对于他这个孩子气的大哥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Offender却明显没那么有耐心,“喂喂!Splendy!你都快趴在大哥身上了!”他毫不留情的一把抓住Splender的衣领将人整个扔了出去。
“你没资格说别人,Offendy,把你缠在我腰上的触手拿开。”
“唉?对了”Splender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转身问向Trender,“Tendy呢?”
“啊啊,他啊……”


另一边,某咖啡馆内。
Tender表示自己真是见到了自己漫长“怪生”中最为奇葩的一幕,至少目前为止是。
一位自称“England”的人形生物喝的酩酊大醉,正向一位被他称作“America”的另一位人形生物耍着酒疯。
“America你这个混蛋啊啊啊!长大了就把老子一脚踹开!这次WW2也是如果Japan那家伙没炸你家珍珠港的话你压根不打算来帮我吧!?”
“那个……先生……您喝醉了………”
“简直是白眼狼啊Americaaaaa!你特么有本事再打一次独立战争啊!老子绝对要揍扁你!”
啊啊,被无视了……
嘛啊,比起自己其实那位“America”先生要更倒霉吧?自己也不过是要晚点才能回家罢了……
然而当他看到另一位金发碧眸的男人脸上浮现出一副“计划通”的表情时,他表示撤回自己的想法。
仔细一想,正常情况下怎么会有人在咖啡馆喝酒吗?
……啧啧啧。


END.ww

评论

热度(47)

  1.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Cranberr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