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

無論是國際上、國家上、甚至是自家人民以及政府前,出面的都是菲利奇亞諾,沒有人記得羅馬諾,沒有人想起義大利有兩個人。

Z:

一个放飞自我的384。。。눈v눈

【MHA-搖勝】 異常在意

東方宥:

#MHA


#沒錯你沒看錯真的就是真堂搖x爆豪勝己


#個性、習慣的私設有,慎入


 


/




  『──各位觀眾請看!這就是剛剛舉行的、雄英高校致歉記者招待會!雄英高校正對遭遇事件的學生們和1位被綁架的學生做出相關回應!』


 


  「今年的雄英還真是不安定啊……」真堂搖悠閒地吃著晚餐。遙控器轉來轉去,畫面不外乎都是雄英的學生們遭遇不測、1位學生失蹤的相關評論。


 


  『他比任何人都更加嚮往成為”最強的英雄”,因次而有些急躁。我個人認為,如果對方真的把這份急躁當作一個”機會”來看待的話,那敵人就實在太過天真了。』畫面剛好是抹滅英雄”橡皮頭”,他面對各種咄咄逼人的發問,認真且冷靜地回答。


 


   言下之意就是校方相信此學生絕對不會反叛……嗎。


 


   因為被綁架的是爆豪勝己,在雄英體育會上獲得第一名卻被綁著架上頒獎台的那個男人。所以才會引發大眾如此的緊張。


 


   真堂搖深思了一會兒後,拿出手機搜尋了一年前的新聞頁面。


 


   『”汙泥”襲擊市區!人質為初中三年級的男學生,現已被歐爾麥特平安救出。』


 


   真堂搖從一年前的汙泥事件後便開始記住了”爆豪勝己”這個名字。不為什麼,只是他第一次看過有自尊心高到會去抗拒著鏡頭的受害者。


 


   直到在雄英體育會的轉播上,又看到了那熟悉又陌生的米黃色身影。爆豪一開始在台上喊出的妄言,在比賽的最後成為了理所當然。張狂的性格、沒得挑剔的爆破個性,無疑給所有身在現場、守在電視機前的觀眾留下了鮮明的印象。


 


   自從那天起,爆豪勝己的身影便無法從真堂搖的腦海中揮去。


 


   真堂並沒有忽視自己十分注意爆豪這種異常的心態,但他將其視為自己被對方激發的熊熊野心,想要超越雄英的,爆豪勝己的野心。


 


 


 


   真正面對面見到爆豪,是在臨時證照的考場。


 


   「喔喔!都是真人啊!!」真堂搖是個不喜歡弄壞大家氣氛的人,就算是競爭對手也是一樣。出自於習慣,他第一反應就是去和雄英的每人握握手、打打招呼。當然,他一直觀察著站在一旁的爆豪勝己。


 


    比起在體育會時,對方狂妄的氣場似乎收斂了一點,冷著眼盯著自己熱情的行徑。


 


   「身處漩渦中心、體驗了神野事件的爆豪同學……你擁有特別強韌的心!今天我們要向各位討教,一起努力吧!」真堂搖伸出了右手,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別糊弄我,台詞和表情根本不一致啊!」爆豪完全不打算給點面子,”啪”地一聲揮開了自己伸出的右手。


 


   「喂、你太沒禮貌了吧!對不起,他就是這麼魯莽。」在體育會上與爆豪對戰過、個性是硬化的紅髮少年抱怨著爆豪的無禮,轉頭過來向自己道歉。


 


   「沒事沒事!這正是他擁有強韌之心的證據!」真堂笑著擺了擺手,讓對方不要放在心上。


 


   真堂盯著爆豪與紅髮少年離去的背影,站在原地認真地思考著什麼。


 


   相處多日的同學知道就算了,但真堂的笑容這還是第一次被外人給識破。


 


   傑物的人都知道,當真堂搖笑得越爽朗,便是越認真、越充滿野心。


 


  「真不愧是你,不要讓我失望啊。」真堂看著對方走遠的身影,輕笑說道。






End.




/


後記:


媽呀搖哥一出場就打動我的心......還那麼直接的去搭訕勝公主(但被拒)......超級識貨!勇氣可嘉!!!(???


作為切爆黨卻又希望搖勝可以有更多互動......我真是牙敗了。

【鸣佐】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四)

花式翻车鱼:

OOC预警,校园趴,鸣佐二人均高二。


题名来自中岛美嘉,写作时背景bgm同样。【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先给大家土下座


佐助患有抑郁症,有自杀行为,总之非常的狗血OOC,很容易造成阅读不适。已加粗下划线望认真权衡接受广度。


若决定阅读后造成任何不适反应,本人概不负责。


确定可以接受,欢迎继续阅读。


该部分为新增部分,做新发


前篇见汇总:    >>请戳<<


————————————————


结束暑期补习时正巧是整个夏天最热的日子,鸣人头顶着沾了土的棒球帽,坐在佐助家附近的公园长凳上吃冰。吃完了,就用牙咬着冰棒的木棍让它一晃一晃地动。佐助坐在他边上倚着椅背一副想睡的样子,树叶间透下的细碎的光漏在他的脸上,鸣人看他脑袋一点一点的样子有些好笑,伸手勾过他的头来把帽子往他头上一扣,继续咬着他的冰棒棍低头回着简讯。


鸣人的肩膀并没有很舒服,硬,不过要比公园的椅背好些。最近待在鸣人身边的时候,睡眠就会久违的光临,所以佐助多少有些欣慰,他终于能休息一会儿了。


耳边传来绵长均匀的呼吸,鸣人偏了偏头就能蹭到对方头顶戴着的自己的帽子,一嘴土灰。用手抿了抿嘴唇,鸣人转回头打开了手机上唯一不会弄出大动静的游戏——俄罗斯方块,开始挑战鹿丸在上面留下的最高纪录。


蝉鸣分明就很扰人,背脊上汗液往下淌的痒意又更烦人,加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绕着他飞的蚊子和晒到靠近地面的空气都开始扭曲的温度,鸣人还是没忍住挪了被木板捂得发烫的屁股。佐助也在他动作的时候醒了,看向鸣人视线中带有歉意。要是他出门没有忘带钥匙的话,这会儿鸣人应该早在家里吹冷气了吧?


佐助将帽子带回鸣人头上,拧了水杯往掌心倒了点凉水拍在鸣人脸上:“很热吧?”


脸上的凉意并不仅仅来自佐助掌心的一捧凉水,鸣人在他的掌心蹭了蹭,佐助偏低的体温让他很舒服。


“泉奈应该一会儿就过来了,你先回去吧?”佐助被鸣人抓了另外一只手贴着脸,手指能触到鸣人鬓角的发茬,刺刺痒痒的。


“让我在呆一会儿。等太阳快下山了我在走,现在太热了。”佐助的手心被他脸上的温度弄得发热,于是他又转之去蹭手背,眯着眼感叹道:“你手凉凉的好舒服啊我说……”


“希望你冬天也能说出一样的话。”


凉风从海上卷过来,摇着树枝让树叶沙沙沙的响,鸣人脸上的水被吹干,带走了一部分热度。蝉鸣也不那么吵了,身上的汗液没有那么粘人了,鸣人仰头瘫在长椅上,眼睛被树叶缝隙漏过的光闪到,反射性地闭上了眼,后又睁开,他看着旁边盯着对面被风吹转的球形攀爬架的佐助,突然开口。


“在想什么?”


佐助像是在思考,沉默了一会儿,又转头凝视了一阵鸣人,摇了摇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鸣人心情有些小失落,一面不想勉强佐助倾诉,一面又希望佐助能向自己吐露些心音。就这样纠结着,不愉快地哼哼了两声。佐助自然是察觉到了他的情绪,犹豫再三,最后很是苦涩地说道:“听了我在想什么的话,你会被吓跑的。”


“才不会!”鸣人倏地坐直,“一定不会!”


虽然是这样强而有力的保证,佐助还是没有那个胆子向鸣人坦白。他的直觉让他说出来,也许说出来心里的沉重就会减少几分;他的理智却让他忍下去,把所有的话都咽回肚子里,就算没法消化只能积在那里,但至少不会吓走鸣人,如果鸣人被吓跑了,他应该去哪里找一个一样的人?一个才是待在他身边就能让他感觉到平静、不介意他不受控制的情绪爆发、甚至愿意在深夜被吵醒后还肯拍拍他背的人?


想到这里,佐助又为自己的自私扼腕。他还是决定不说,将他适才对自己葬礼的设想和思考藏在心底。


“佐助?”鸣人见他又陷入一轮新的神游,不禁出声打扰。


“啊……我……”佐助急忙回神,想从一团乱的头脑里找到一个合适的替代品,甚至是一个无聊的问题,或者是一句能够岔开话题的话,“就是……呃……我在想……你眼睛的颜色是更接近天空还是大海。”


“就为了这个走神了两次?”鸣人挑眉,“那么思考出答案了吗?还是说……你需要我凑近一点让你观察?”


鸣人的脸迅速在他的视野里扩大,佐助能闻到他身上汗味和口中葡萄气味的果香,另外还有一股淡淡的牛奶香,那是什么的气味?是头发吗?还是说是衣服?总之是用了牛奶气味的香皂吧?


心脏的声音有些吵了,鼓着耳膜一下一下躁动着,这么大声的话让面前的人听到了该怎么办?佐助后退想要找回原有的距离,可鸣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杵在了他退路的椅面上,让他无处可逃。实在是太近了,近到下一秒他和鸣人的嘴唇挨在一起他都不觉得意外。


鸣人悄悄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嘴唇,有些后悔自己做出这样的事,但是在吻上去之前停下来似乎又太可惜了点。所以这个时候就应该豁出去直接亲吧?!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可要是佐助讨厌的话应该怎么办才好?要冒着被拒绝讨厌的风险迈出这一步吗?还是说就这样适可而止,稳稳当当的继续做朋友?佐助的嘴唇一定很软吧?味道应该也甜甜的,不知道会不会讨厌自己嘴里葡萄的味道,早知道漱个口就好了!不对不对,说来说起吻上去这件事本身就很不妙吧!心跳还那么大声,该不会暴露了吧我说!


两人通红着一张脸僵持着,额角不约而同地滑下汗来。这时佐助的手机响了起来,鸣人心口一跳,弹回原来的位置上坐好,顺了顺心口确定心脏还好好的待在里面没有从嗓子眼里飞出来这才安心。


来电人是泉奈,他已经快到家门口了所以让佐助差不多可以回来了。于是他们就在公园里道别。


 


当天晚上泉奈洗完澡出来去叫佐助,佐助正在客厅里拿着刷子给猫顺毛,梳下来毛被他团成一团放在桌上,泉奈蹲下身揉着家里猫的脑袋,冲它嘟哝着,“你再和斑哥一起熬夜你就要秃了。”猫抬头张口就咬了他的手。


“泉奈啊,问你个问题。”斑拿着手机在他们对面坐下,点开一条信息后放到他们面前的桌上:“上面结尾那个‘x3’是什么?”


“嗯?哦,那个啊,就是个结尾的表情符号而已啊,你就理解成‘微笑’的意思吧。谁给你发的?”


“同事。”


“真的?”


斑被泉奈缠着问究竟是谁给他发的短信,佐助继续给猫顺着肚子上的毛,等全部梳完之后才离开客厅。


 


用毛巾揉着还湿的头发走进卧室,放在书桌上的手机震着亮了起来。佐助走过去坐到座位上点开查看,是鸣人发来的简讯。


——今晚我家多了新成员,很可爱吧?回家的路上捡到的。(附件:黑色小奶猫.jpg)


——本来以为是小黑猫,结果洗干净之后发现爪子原来是白色啊我说。(附件:猫的粉色肉球.jpg)


——佐助,你看猫蛋蛋。XD(附件:猫蛋蛋.jpg)


——佐助佐助!不得了了!你看它肚子上长藓了,居然还对称,我是不是应该带它去看医生!?(附件:猫肚皮.jpg)


佐助看着那个猫肚皮陷入了沉默,回复道。


——那是奶头


几乎是立刻,佐助就收到了回信。


——公猫也有奶头吗!?


——有


对面陷入了沉默,佐助觉得自己甚至能看到鸣人提着小猫的爪子让它站着露出肚皮,然后盯着他口中所谓的“猫藓”陷入沉思的鸣人的模样。过了约莫半个小时,佐助的手机又震了震,他放下手中的笔将它拿过来。


——今天……在公园的时候问你的问题让你困扰了吧?抱歉……


佐助动作一顿,有些无奈地笑了。这个人一直是这么温柔的吗?


思索了片刻,他低头开始输入。


——不会 谢谢你鸣人 时间不早了 晚安X3


信息发送成功的提示音一响,佐助将手机置在桌上,关了台灯。房间瞬间暗了下来,他将窗户打开拉上了纱网,把嗡嗡飞的蚊虫关在屋外。他的枕边已经蜷了一个毛绒的球,听到纱网和窗框撞击的声音后抬起了头,绿色的眼睛在黑暗里莹莹地发光。


“今晚我应该能睡着吧?”佐助躺在垫褥上揉了揉猫的脑袋自言自语道。猫似乎听懂了他的话,喵呜回了一声,用爪子吧那个还用毛巾包着的闹钟推到佐助枕边,起身打了个转又闭上眼睡了。


鸣人“晚安”的回复晚了近一个小时,他打下着两个字不知道耗了多少工夫。就算他知道之后不会再有回复的信息过来,他还是非常激动地抱着手机盘腿坐在床垫上,蓝色的眼睛里映着发亮的屏幕画面。他的视线焦距在那个“x3”的符号表情上,大脑对此视觉信号做出了反应,结果就是在水门来和儿子道晚安的时候看到自己儿子在手机荧亮的光里森森地痴笑。


 


佐助梦到过自己的葬礼。那是一次非常美妙也非常恐怖的体验。


入殓,他再被擦拭过身体之后换上了干净的白色寿衣,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并没有人来参加自己的葬礼。莫大的空虚瞬间占满他的心脏,肆虐着、嚣张着,他深深吸进一口气去填满它,结果涨开了更大的空间。幸好,当时他的家人不是寂寞的。


躺在黑色的木棺里,在棺外的上方立着自己的遗像,那是一张笑脸,非常难看的笑脸,因为那是他强逼着自己上扬嘴角才扯出来的笑,或许在上面涂上一张小丑的脸才能掩盖掉尴尬和不堪。照片两侧又罗列着荷花灯、鲜花、水果等等,就和当年他参加的家中三人的葬礼一样。不同的是原来他在外面,这次他在里面;原本他在看,这次他躺在里面,不用思考、不会悲伤难过,他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自在,摆脱了一切,再也没有什么能牵绊着他让他继续痛、继续崩溃、继续因为找不到原本无处不在的快乐,他弄丢了他的活力、找不到能够接着在世间行走的理由,这样的烦恼在他死后也一起消失。“生”不再属于他,“生”的痛自然也就不再跟随。


他能听到和尚诵经的声音,依旧冗长又不知所云,让人有些昏昏欲睡。所以他就睡了,睡得很沉,以至于完全听不到和尚诵经和敲木鱼的声音。


木鱼声停的时候他醒了。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啃噬他的身体,于是低头一看,食尸的腐虫从他身下的棺板里冒出来,又小又尖的牙咬开他的皮肤,就要一点点将他蚕食。他想要尖叫,慌乱的表情在被人看清前就被一块白布盖住。棺盖被合上,抬棺的人举着他摇摇晃晃地走向停在门口的车。赤脚踩在走廊的木地板上吱吱呀呀,他的棺材也跟着作响。进到车里,他被一路颠簸到目的地。那是这个镇子上唯一一个火葬场。


周围慢慢热了,火烧着棺材,啃食他的小虫噼噼啪啪响着冒出了焦味。他的寿衣也被点着,在他身上着火,可是他没有。他的身体完好,只有灼烧的疼痛流窜在全身的神经,让他意识都跟着模糊起来。


后来他就醒了。在那之后他时不时就会想起这个梦,不停地构想着自己的葬礼。


他希望自己葬礼能和日本传统的葬礼不同,他向往一个能直接在墓地举行葬礼,他想要在被埋葬前在看看天空。在他的设想里,那天会是一个晴朗的日子,那天的海风会格外的凉爽,海水和天空都会格外的蓝,他墓地旁边的树叶和草地也会格外的绿;他希望自己的寿衣是美琴曾经因为弄错了父亲的尺寸做小了于是决定给将来的他的浴衣;还有就是……他希望鸣人能来参加他的葬礼,然后给他盖上面上的布,这样他那早已褪色的走马灯的最后一张胶片就又会是彩色的。


可是这样的愿望,是那么的自私、阴暗,透着一股腐土的气味,他不可能会说出口。


 


暑期结束,到了气温怡人的秋季。


刚开学的时候,鸣人被自小认识的天天委托,连哄带骗地让佐助重新回到了弓道场。


正坐在弓道场里的感觉着实非常奇妙,鸣人好奇地左右张望着,模仿着正坐在一旁的宁次的动作调整着自己的坐姿,一本正经地板着长脸挺直了背脊将手掌横覆在腿上。这样保持了一段时间,鸣人察觉到自己腿部传上来了一股微妙地麻意,于是他悄悄将重心转移到左边,让右边的腿能放松一会儿,然后又转移到右边,让左边轻松一下。


坐在他身旁的佐助没有注意到鸣人左右摇晃的样子,他的注意焦距在手中的长弓。他用手指轻轻摩挲着弓身的木,眼底没来由地一酸,自己的手似乎就变小了。变成刚好能握住弓的大小,那个时候的他怎么也不可能用这样的长弓射出箭去,手执这样长弓的那个人年纪似乎比现在的自己要小上一些,头发要比自己的长出许多。那个人的箭总是能命中红心的正中,他相信要是那人向一个钉满了箭的红心再射一箭,那一箭一定能破开最正中的那支钉进靶里。要是那个人还活着的话,一定依旧会是自己最憧憬的榜样……


“佐助?”鸣人余光瞥见佐助握着弓箭开始颤抖的手,不由担心地出声。


“我能成为像他那样的人吗?”佐助突然发问。


鸣人让他弄得一头雾水,佐助所说的“他”是谁?然而佐助并不像会对他解释的人,他也不是会对佐助的问题闻而不答的人,“我相信你能。”


他从来没有给过自己否定的答案。佐助看向鸣人,看向他的眼睛,里面连一丝迟疑都没有,他是真的这么认为着,真的笃定他一定可以。这样没有条件的信任他已经许久没有遇见,而对他这样做的人兴许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的行为对他来说是多大的慰藉。


那么他呢?真的能回应这个人的期待和信任吗?


佐助突然变得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他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射位,拉开了弓。


他不想让身后那双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眼睛失望。


佐助放出了箭。箭一如既往地偏离了红心,虽然落上了靶的最外圈,但力道太浅在下一人的一箭后就被震落到了地上。


他还是一样没用。自己重新来到这里也不过是在做着无力又徒劳地挣扎,还是放弃的好,这样他应该怎么去面对那双眼睛?


回到座位的佐助悄悄地瞥向鸣人,对方一直在看着他,自然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他对他咧开了笑,“下次你要教我怎么拉弓哦佐助。超帅的!”就在他说这句话时,他的手还规矩地贴着腿,暗自转着重心试图让自己的腿不再发麻。


佐助紧皱的眉头有些许的舒缓。因为他并没有从鸣人脸上看出一丝一毫失望的痕迹,这让他多少安心了。


你才是超帅的那个,鸣人。他想。


————————————————


感谢阅读。


因为本人没有患过抑郁症,一切描述来自网络和生边人的口述。有描述不正确的地方还望指正。

【出胜】【论坛体】幼驯染突然说我可爱是怎么回事?(10)

xiyueguang:

前文
01 http://xiyueguang.lofter.com/post/1dd6e374_eba8caa
02 http://xiyueguang.lofter.com/post/1dd6e374_ecc6604
03 http://xiyueguang.lofter.com/post/1dd6e374_eef539e
04 http://xiyueguang.lofter.com/post/1dd6e374_f0fbffd
05 http://xiyueguang.lofter.com/post/1dd6e374_f24fff4
06 http://xiyueguang.lofter.com/post/1dd6e374_f4ccd40
07 http://xiyueguang.lofter.com/post/1dd6e374_f80f554
08 http://xiyueguang.lofter.com/post/1dd6e374_fa81856
09 http://xiyueguang.lofter.com/post/1dd6e374_fc2cea8


(超链接有点长,想以后还是放在最后好了,以及,那些超链接名称超级短的怎么搞的啊,明明出来就只有个超链接的地址来着OTL)








出总这么真情告白,我有点儿方0-0




》》》




711L Deku


即使咔酱面相凶恶还是满满都是充满朝气的神采飞扬,令人神往。安静或是严肃的时候,咔酱的脸俊俏地像几个世纪前的大理石雕像的样子,会忍不住看呆的,真的很好看。


 


712L


ヾ(。`Д´。)卧槽,一不小心就被幼驯染君小天使给吓到了


 


713L


幼驯染君你想通啦?


 


714L


来来来,幼驯染君赶紧说一说你的想法


 


715L                                                                                   


看看幼驯染君这痴汉的表现力……已经没啥好多说的了……


 


716L


就不能当成客观赞美一下竹马的颜这个事实么


 


717L


幼驯染君估计都不这样洗脑了,楼上的GN~


 


718L Deku


我说的是事实,咔酱长得很好看是事实,我没有夸大。


 


719L


是是是,幼驯染君,你家楼主全世界最可爱最好看了。


 


720L Deku


我也这么觉得


 


721L


……


 


722L Deku君の迷妹


……


 


723L 幼驯染君迷妹


……


 


724L 幼驯染君迷弟


……


 


725L 楼主最可爱


……


 


726L Deku君の迷弟


……


 


727L百百酱我女神


……


 


728L 正经的正楼君


……


 


729L 手痒就撸文


……


 


730L百分百完美女神


……


 


731L 呱太也是呱


……


 


732L分析帝


……


 


733L 午夜老师教教我


……


 


734L


吓得好多人都冒出来了


 


735L 百百酱我女神


这刷屏刷得也太快了


 


736L 午夜老师教教我


吓得马甲都披上了


 


737L


吓得手大大和分析帝大大都目瞪口呆了


 


738L


大家要理解啊!要比拼对楼主的厨力,你们谁会是幼驯染君的对手,人家可是厨了十几年了!


 


739L 楼主最可爱


听着楼上的分析,甘心地留下了落败的泪水……


 


740L


幼驯染君不愧是楼主头一号迷弟,这话说得还这么理直气壮


 


741L


情人眼里出西施太正常了/(ㄒoㄒ)/~~


 


742L


所以这贴到头来还是来虐狗的?


 


743L


看标题就该明白早晚会有这一天的,楼上的GN淡定、淡定╮(╯_╰)╭


 


744L


所以,幼驯染君这是终于想明白了吗?@Deku


 


745L


幼驯染君来谈谈心路历程吧!


 


746L Deku


梅酱提的几个问题,我又仔细想了想,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了之后,我也就没有多想什么,比如为什么要在意咔酱,我告诉自己因为咔酱是竹马而且又很强,可是咔酱对我也不好,为何我还不离开他呢?为什么会觉得咔酱那么可爱?如果换做是别人这么对我,我是否还会原谅他?是否还想亲近他?明明咔酱的性格也很麻烦,相处起来很困难,至少在针对我这个方面。就算我要找身边的胜利的模样,不是咔酱难道不行吗?我想了很多,说起来,不是咔酱果然不行啊。如果以后都和咔酱分开,仅仅只是在媒体上看到咔酱的英雄活动,仅仅是同学聚会才能和咔酱点点头致意,而没能和咔酱私下交流的话,这么一想的话,实在是痛苦得不得了


 


747L


见不到楼主,幼驯染君觉得痛苦了?


 


748L Deku


如果咔酱把我当成陌生人对待的话,很痛苦呢。以前我对他感到胆怯、讨厌,恨不得不要和他再有什么交集,可转念一想,如果见不到咔酱,心里又空落落的了,想到会分开再也不能相见的话,真是一点都不好受,不想要这样。


 


749L


所以,幼驯染君得出什么结论了?


 


750L Deku


果然我没有咔酱不行啊。想要咔酱呢,这应该叫做喜欢么?


 


751L


就是喜欢


 


752L


可喜可贺,幼驯染君终于看清自己的心了。


 


753L


这有什么可喜的,怎么说也变成基佬了好吗,没前途。


 


754L


这种东西有变不变的吗?不是天生的?


 


755L


怎么就没前途了?明明不喜欢女孩子还去祸害女孩子才是人渣好吗?支持幼驯染君。


 


756L


楼上的GN,你乡下的妈妈会哭的。


 


757L


搞笑了,支持幼驯染君妈妈怎么会哭?不好意思,我还是城里的姑娘呢。幼驯染君是哪里碍着你了?不爱看别进贴子。


 


758L


753和756楼是同一个人吧,别人什么选择也是别人的自由。


 


759L


就是,幼驯染君小天使人又优秀,还真不需要753楼操心呢。


 


760L


这不正是说明不优秀的人搞基就是没前途,装什么时髦。


 


761L 午夜老师教教我


每个人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利,午夜老师教导我们,性感不是错,健康才是美,喜欢谁都没有错。


 


762L


同午夜老师粉觉得楼上很有道理。再说,幼驯染君也是深思熟虑才明白自己的内心的,至少现在他也不会喜欢别的姑娘,支持幼驯染君去把想法好好说出来,就算被拒绝了,也好过不明不白的。


 


763L


感觉楼主也不会很抗拒的样子。


 


764L


明明吓跑了_(:зゝ∠)_


 


765L


还被欺负哭了


 


766L 楼主最可爱


楼主迟早要被攻陷的,毕竟内心好少女


 


767L


楼上绝对是会被楼主哭过之后循着网线来炸的。


 


768L 楼主最可爱


迷妹表示淡定,还能目睹一下楼主的盛世美颜。


 


769L


迷妹姑娘小心还在线的幼驯染君醋意大发,姑娘还顶着这样一个马甲,走好。


 


770L 楼主最可爱


那是本小姐和幼驯染君英雄所见略同。


我也支持幼驯染君啦~\(≧▽≦)/~,你们要幸福哦,所以不要揍我。


 


771L


难道小可爱姑娘是世家大小姐?


 


772L 楼主最可爱


这种不重要。我还是再次匿了?


 


773L 午夜老师教教我


别,马甲上线也有趣。还有我陪着呢。


 


774L 楼主最可爱


那再待一会,午夜酱我们要不要交换下推特号,感觉是个好相处的姑娘。


 


775L 午夜老师教教我


好啊好啊,不过因为这个ID老是被人认作是男♂孩♂子,搞得好像女孩子就不能喜欢午夜老师一样,真是可气。


 


776L 楼主最可爱


对不起,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和楼主一样是可爱的男孩子。


 


777L 午夜老师教教我


没有关系。


 


778L


见证了一对好姬友的诞生,世界真美好


 


779L Deku君与爆杀君后援会


欢迎楼里的姑娘来后援会聊天室做客。


 


780L 午夜老师教教我


\(^o^)/~马上报到去


 


781L 楼主最可爱


算我一个


 


782L


我!


 


783L 百百酱我女神


我也来!


 


784L 手痒就撸文


好像很有趣


 


785L


嗯,可以到后援会催大大的文了


 


786L


楼上丧心病狂


 


787L


手大大也加入的话,不愁没粮吃,多么幸福o(* ̄▽ ̄*)o


 


789L 正经的正楼君


楼上所言有理


 


790L


正楼君你对得起你的ID吗?


 


791L


正楼君表示一脸正直


 


792L


明明正楼君是想热情为当事人解决具体问题,耿直没毛病


 


793L 百分百完美女神


有趣有趣,我也可以加入么?


 


794L百百酱我女神


女神酱~也是我们的同志~


 


795L Deku君与爆杀君后援会


双手双脚赞成女神大佬的加入


 


796L 百分百完美女神


@呱太不是呱 


 


797L呱太不是呱



 


798L


女神酱与呱酱的接头暗号真是吾等楷模!


 


799L


有个好姬友是我毕生理想,求勾搭


 


800L百分百完美女神


这楼不留给我说不过去,嘿,一直等着刷


 


801L 801酱


来占楼


 


802L


楼上801酱似乎只出没于各大论坛帖子的801楼,真是名副其实的801,谁的马甲来着?


 


803L


管他是谁的,这个梗也真是23333,话说,女神酱为什么要占800楼,有什么梗?


 


804L


姓名的关系?之前,幼驯染君好像问了,似乎女神酱的姓氏……


 


805L


知道就好,不用继续透露,大家打住


 


806L 百分百完美女神


嗯,明白就好。


 


807L


不知道幼驯染君还在不在线?


 


808L


召唤一下?@Deku


 


809L Deku


我在。


 


810L


幼驯染君有什么措施和想法没?


 


811L


对,幼驯染君要去告白吗?


 


812L


这……估计咔酱还在生气吧?我其实只要能看着咔酱就好,别的也没想奢求,毕竟,怎么说,也是好不容易才能和咔酱正常相处,我很珍惜。既然咔酱不喜欢的话,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813L


感觉幼驯染君有些可怜。


 


814L


可是明明是喜欢的,在喜欢的人身边却不能说,这很痛苦吧?


 


815L Deku


让咔酱难过更痛苦啊


 


816L


为啥我没有幼驯染君这样的男友!


 


817L


幼驯染君小天使真是温柔,不要灰心啦,这么好的幼驯染君,楼主不一定会拒绝的啦


 


818L Deku


谢谢大家的安慰,我想,咔酱不太能接受吧,咔酱的话……大概会觉得我在轻视他。


 


819L


慢慢来,不急的。幼驯染君你们有的是时间,还是同学,肯定会有机会的。


 


820L


对啊,现在放弃还太早了!


 


821L


再说了,楼主要是真讨厌幼驯染君,早就正眼看都不看了。


 


822L 呱太也是呱


D君,不痛苦吗?


 


823L Deku


我喜欢咔酱,喜欢看着咔酱开开心心意气风发的样子,和我心情相比,那个更重要。


 


824L百分百完美女神


也不是完全没希望,毕竟,能够容忍爆杀君的坏脾气的,也只有幼驯染君了。


 


825L Deku


咔酱本身并不坏,气急败坏有时也可爱。不过,他们也能容忍咔酱的脾气,我并不是唯一……我只是自以为自己最特殊,可是,看着他们一起和和气气地,我却融不进去。


 


826L 呱太也是呱


可最了解爆杀君的不也只有D君?


 


827L 百分百完美女神


小爆杀还在你怀里哭呢


 


828L 


对额,幼驯染君,基友君都没这待遇。


 


829L Deku


只是当面、当面而已,咔酱没扑到我怀里,虽然我很期望咔酱能这么做。不可能的吧,向咔酱表白之类的,我没有勇气,咔酱那么优秀,我还是……还是有些自卑。


 


830L


幼驯染君你已经告白过了,没关系,楼主肯定听进去了!


 


831L


幼驯染君你别自卑,能考进雄英的都不是人!


 


832L 百分百完美女神


你都和过去不一样了,小爆杀也和过去不同了,有什么不可能的呢,就像你说的,没有小爆杀的日子无法想象,小爆杀估计也会很难适应的。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


 


833L Deku


百酱……


 


834L 百分百完美女神


再说小爆杀那种性格,你不逼一逼,他是不会直接讲明,但你若是一直唯唯诺诺,恐怕又惹恼他不是?你看,不管是爱还是恨,你们之间的感情浓度都是别人比不了的。这一点,你是不是可以当成优势呢?


 


835L Deku


谢谢你百酱,你这么一说,我好多了。不管咔酱能不能接受,至少让他明白我并没有恶意也不想给他带来困扰。咔酱意气风发的模样真的好帅,掐着我的脖子时,看着他英气的脸一脸严肃,都忘记思考了。


 


836L 呱太也是呱


是半夜你们出去约架那次?


 


837L Deku


是的,梅酱,咔酱二话不说就把我拖出去了。咔酱的背影很好看呢。


 


838L 呱太也是呱


要是百酱还醒着,估计还能拖住你们一些时间


 


839L Deku


百酱一个人不行吧,咔酱决定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不过打完了也就和好了,就算被揍,也算值了。咔酱一直逼我出手,他好战的性子改一改倒挺好的。


 


840L


这么看,楼主还是很有解决问题的主动性的。


 


841L Deku


咔酱执行力很强,不像我总是思前想后想个半天。以前我呢对咔酱的心情很复杂,所以没看到咔酱那么多好的地方,现在想来,果然咔酱全身都是闪光,如果能一直在咔酱身边就好了,只要能在他身边。


 


842L


真不忍心说幼驯染君了,浓浓的爱意挡不住了!


 


843L


幼驯染君你不是决定好了吗,就不要太难过了。


 


844L Deku


我没事的,能看明白自己,整个心都豁然开朗。


 


845L 呱太也是呱


其实之前你俩的气氛就给人不太一样,爆杀君不是常遭遇事故吗,我记得好像每次都是D君去救来着?


 


846L


呱酱突然爆出一则猛料,让我先缓缓。


 


847L


天哪,这情节也太苏了!


 


848L 呱太也是呱


上次百酱说的那次练习也是D君出的方案还一起去,明明D君都重伤了,该在医院里躺着。


 


849L


英雄救美!每一次都是!这是和好之前还是之后啊?这么甜甜甜!


 


850L Deku


也不是什么英雄救美,不知道为什么咔酱很容易被坏人盯上,我去帮忙事后还被咔酱怨恨,恨不得揍我一顿,当然只是说说没动手啦。


 


851L


楼主为毛要怨恨你啊幼驯染君,明明你好心救他耶?


 


852L


就是啊,不说谢谢也就罢了,还怨恨,这太奇怪了。


 


853L 呱太也是呱


自尊心的问题


 


854L 百分百完美女神


自尊心的问题+1


 


855L Deku


自尊心的问题+2


 


856L


忘记楼主的设定了,似乎有个自尊心很高的设定


 


857L Deku


我找不出第二个比咔酱更可爱、自尊心更高的人了。咔酱的自尊心比天还要高,被一个他不放在眼里的废柴的我救了,哪里能忍得了。


 


858L


所以是和好之前吗?


 


859L Deku


是和好之前。不过就算和好了之后,我那么做的话,咔酱还是会怨恨会生气,当然,我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咔酱被……突然想到,百酱你怎么把那件事都说了,这万一暴露咔酱要生气啊@百分百完美女神


 


860L 百分百完美女神


我模糊处理过,幼驯染君别太担忧,再说,这里不准人肉,没谁那么不识趣。


 


861L 冰封世界


公主殿下被大魔王抓走的那次事件吗?@百分百完美女神你之前说的那个?还是你说的@呱太也是呱?


 






TBC





【欧相】麦子死了

糖腌SY:


麦子要结出果实来,必须要在成熟之前死去。


风风光光的过完了自己以一个正常人来看的前三分之一的人生,如今只能躺在医院病床上打点滴度日的八木俊典盯着天花板思考他的生命还剩下多久。点滴的滴速并不快,但那缓缓注入他身体里的液体似乎带了刺,划得他血管生疼,只好抬手又调慢了液体的流速。One for all的力量渐渐从他身体里转移出去,他这颗麦穗很快就要到了结果的时候,生命力似乎并不想放纵力量的流逝,它们粘连着,缠绕着,带着时间即逝。他无比想调慢生命的点滴,再走慢一点,再慢一点,他有的是时间在这里等待。


绿谷出久抱着便当盒和鲜花过来看他,那是一簇还有些没来得及绽开完的小雏菊,看上去柔弱细窄的白色花瓣一簇一簇的反而让人觉得它们具有无比强的生命力。它被来人细心地安放在床旁桌上的花瓶里,那些还没开放的花苞似乎也想给这里再添加一些生机,跃跃欲试的想要挣破无形的束缚散发芬芳。


“相泽老师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过来,似乎是被根津校长找过去谈事情了。所以…所以拜托我过来送饭。”即使已经在雄英小有名气,也被各大英雄事务所视为种子选手,出久在他的偶像面前还是会有些窘迫。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自己过来的原因,他又开始内疚。如果不是自己,或许欧鲁迈特不会变成这样子。作为发现这个新星并且培养他的人,八木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从出久的表情变化里猜出他的想法。


“根津校长找人谈话的话相泽君估计就要下午才能回来了吧,绿谷少年,谢谢你了。”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容,现在他还是在用笑容掩饰自己的恐惧。他没必要对他与相泽消太的关系解释什么,恐怕1-A班的各位早就猜得八九不离十,普通同事才不会做到每天都会帮对方做饭的地步。


“绿谷少年。”


“是!”年轻一辈立马回应道。


八木抬头盯着自己的点滴,他突然又觉得太慢了,索性直接松到头,液体一时间失去了阻力失控般顺着那细小的针头带着巨大的压力撞击入血管,被针扎的青肿的手背上立刻肿起一个小包。


显然出久被这一举动弄糊涂了,不过看到那已经畸形的手背他还是擅自把液调回来正常的流速。他不解的看向欧鲁迈特,得到的回答却是


“接下来你就要收获果实了,那个时候就要靠你一个人了啊,绿谷少年。”


屋子里安静的瘆人,仿佛连花开的声音也能被人听到。


几天之后,英雄论坛,媒体,报纸…头条都被“No.1英雄欧鲁迈特去世,接替正义的象征的下一个名额花落谁家”如是一类的报道占领,整个雄英都染上了悲伤的色彩,这名伟大的英雄得到了一个无比隆重的追悼会,相泽消太束起了平时散乱的头发,穿了一身利落的黑西服参加了这次追悼会。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在一个英雄和同事的立场发了言,然后便离开了。


同月,雄英学院1-A班的学生们顺利毕业,英雄Eraser·Head宣布退出英雄榜并且辞掉了在雄英担任老师的职位。



“来吃饭咯,开饭了。”招呼着来吃饭的金发男人摘了围裙,不大的餐桌上摆好了已经分好的食物,看上去还算丰盛。


闻声而来的是两猫一人,圆溜溜的花猫蹭到八木腿边喵喵的撒娇,讨来了挠下巴的安抚,而另一只黑猫呢?它只是示意性的叫了一声,舔舔爪子便走到饭盆前吃起猫粮来,这种姿态真是像极了那个人。相泽消太打断了八木俊典对着猫遐想的思路,坐在椅子上看着他。


他们离开了那个无比熟悉的城市,来到这个依山傍水的地方过着接近自给自足的生活。根津校长给了他们一笔不小的巨款,现在看来一时间是用不上了。


用筷子夹起炸好的天妇罗咬了一口,一切都刚刚好。八木凑过来一脸求表扬的表情把相泽成功的逗笑了,他们来到这里之后都变了很多,笑容都不在吝啬,那曾经用来掩饰恐惧的笑已经被代替了。


交换了一个并不长时间的亲吻,相泽打趣道“我可不记得你之前有这么需要表扬。”


八木笑着回答“那是原来,不过八木俊典一直很想的到别人的认可呢,相泽君。”


鼻尖对着鼻尖厮磨片刻,相泽推开了他“这么好吃的饭还是不要浪费了,剩下的之后再说。”


一阵爽朗的笑声充斥着屋子,两只猫都被吓了一跳,却又见怪不怪的恢复正常,自顾自的舔着爪子窝在门廊晒太阳。


他们都变了,又或者说是没变。那谨慎,不直白的是曾经的欧鲁迈特与Eraser·Head,而现在他们是以八木俊典和相泽消太生活着。


麦子要结出果实来,必须要在成熟之前死去。
但在死去之后,他们又会以另一种姿态获得新生。


————————————————————
麦子要结出果实来,必须要在成熟之前死去。——圣约翰

【欧相】花开

糖腌SY:


花吐症pa
私设相泽可以短暂消除八木的个性


“咳咳…咳…”干咳了几声却依旧无法缓解咽喉中的异物感,甚至那感觉变得更强了,像是要破土而出似得。八木俊典忍住身体反射性想要呕吐的冲动锤击着自己的胸骨,他又开始咳嗽了,伴随着柔软的东西从自己的嘴里咳出来,那异物感总算是消失了些。他定了定神从洗手池里捡起让他难受的罪魁祸首,是一片柔软的,仿佛刚刚被人采下来的花瓣。


心大如八木,起初他还以为是自己什么时候误食了花所导致的,又或者是某些敌人的‘个性’带来的后遗症。他没有在意,按着他平日里制定的计划生活着。还是每天早上都会因为对抗敌人而迟到,依旧是最后要在休息室里休息片刻才能给学生们上课,他还会拿着自己的便当盒去找相泽消太一起到天台上吃午饭,虽然这项活动几乎是一个生拉硬拽,另一个强制拖行,当双方似乎都对于这乐此不疲。这种看似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日子还是被打破了。


“恢复女郎,我这到底是怎么了…咳咳…”这似乎听上去像是很普通的问询,只要忽视八木呛咳出来的花瓣,一切都是那么正常。他低头看着座位边四散的白色花瓣们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像是吃错东西那么简单。


恢复女郎也被难到了,思考片刻,她像是被什么东西敲醒一样。小女人跳下椅子走到治疗室的里间翻找着什么。八木俊典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样,心想着自己难道是得了什么绝症了么?


她终于找出一本已经被尘土寄居了许久的书,吹了吹书本上的浮土成功的呛到了两个人。一下子屋子里的花瓣又多了。


被翻开的书页已经泛黄,边角也向内皱缩。八木俊典凑过去看,读出上面的微微模糊的文字


“花吐症。啊…要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才可以好么?不然会死?”


“所以,欧鲁迈特先生,您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呢?”恢复女郎说道“那花是玛格丽特啊,期待的爱。真不知道是谁家小姑娘啊。”


他开始沉思,他喜欢的人会喜欢他么?他并不畏惧死亡,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接班人,即使那孩子还没能成长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英雄,但八木能看到绿谷出久身上的可能性。用忙碌的生活充实自己的大脑,让自己不去思考他对相泽消太的感情。这种违背世俗的爱意是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的。他深知这一点,与其给对方带来困惑不如自己一个人锁在心里。


恢复女郎看着他沉思的样子似乎猜到了什么“欧鲁迈特先生不去尝试的话也许会后悔的,毕竟这关乎性命呀。”


拜托恢复女郎替自己保密了得病的事并答应会常来咨询情况,八木俊典关上了治疗室的门,他伸了个懒腰,听到自己咯吱作响的骨头摩擦声他意识到,现在还活着似乎也不错。


日子照常过着,中午也不再需要他的软磨硬泡,相泽消太似乎也渐渐习惯中午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日子。他会在临近午饭的时间收拾好东西等着那个“乐天派”来找自己,一起去阳光晃眼的阳台,不时闲聊几句。还是托八木的福,他总算是有了点按时吃饭的兆头,至少午饭是这样。


“相泽君,一起去吃饭吧!咳咳咳…”像是被撒了气的气球,男人急促的咳嗽更像被人靠外力向外抽气。拿着便当的手险些松开,还好忍耐住了。


“嗯,走吧”他起身跟在八木的身后,瞥向地面上的小花瓣们。洁白的东西上出现红色,永远都无比扎眼。


短短几分钟的距离他们走了很久,期间还伴随着间断性的呛咳,严重的时候已经咳出一朵近乎完整的花来。八木俊典捏紧掌心的那朵白色的小花,揉碎。


今天或许就要是最后一次了。


玛格丽特细小的白色花瓣在楼道里连成一条线,引向死亡。


这是一个十足的好天气,阳光不算强,风也刚刚好。他们坐在平时固定的地方,双方都没有说话。空气像是被凝结住,让人窒息。


“咳咳…相泽君听说过花吐症这种病么?”在相泽收拾起自己的便当盒时,八木俊典终于忍不住了。


“那个咳出花瓣,不和喜欢的人亲吻就会死的病么?听恢复女神说过。”睁着干涩的眼睛看向天空,风吹的他眯起眼睛“你的病不就是么。”


听到这话的八木俊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相泽君我想起来我家的兔子还没喂,我要回去放草饼给他们…”猛地变成肌肉形态,他要离开这里,回到家里写好最后想说的话,然后好好睡一觉,一切就都结束了。


‘什么理由啊这是’相泽消太在心底不禁笑了起来。在八木俊典准备跳起逃离的前一秒,相泽消太消除了他的个性。看着那个人险些摔在地上,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噗嗤,没想到欧鲁迈特先生也会有这么窘迫的时候。”


“......你”


一身黑的男人蹲在八木俊典面前,他们对视着彼此一言不发。“真的没有想说的么?”拽着八木垂在两边的鬓角,强迫那个眼神开始闪躲的人看着自己。还是第一次,他要求八木俊典做什么事情。


“多说无益的相泽君,我还是回去的好…”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八木俊典睁大的眼睛。嘴唇上的触感如此真实,有些胡茬的下巴摩擦着自己的皮肤有点扎。相泽闭着眼睛,然后睁开,推开愣住的八木。


“我就试试亲男人是什么感觉,先走了…咳…”


“咳咳咳…相泽君等一下!”要说出来,即使没有好的结果也要说出来。“我…”


同步的呛咳声回荡在天台上,他们两个人都捂着嘴,他们又一起盯着手心里完整的白色小花。没有血,完整的,洁白的花。


‘要和暗恋的人心意相通,接吻之后一起吐出花朵来才行啊。’治疗女郎的话回荡在八木俊典的脑子里


“相泽君你…”太多信息冲进他的大脑,一时间处理不过来便自动关机了。


“不是说还要回去喂兔子么?还不快去?”相泽消太把花放在他手上转身说道“期待的不只是你一个人。”


一切都好极了,天空蓝的发光,石凳上的两朵小白花相互依偎着,风吹动他们,花香弥漫在整个天台上。


疾病痊愈,收获爱情。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么?


至少对于现在的八木俊典来说,没有什么比追上相泽消太更重要的了。


——————————————————
玛格丽特——期待的爱

【欧相】暖冬

糖腌SY:

高亮!!!!


这是我眼中的他们,我理解的他们。


请谨慎食用,带来不适本人均不负责哦(´▽`ʃƪ)



冬天的第一场雪总是格外的冷。相泽消太把自己紧紧地蜷缩在被子和床垫之间,闹铃在他的头顶响个不停,但他并不想伸出手去摁停它。那声音戛然而止,有人从被子外晃了晃他以后便听到了小心翼翼的关门声,相泽消太知道他可以继续睡了。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时隔许久的懒觉。他是被饿醒的,醒来的时候外面还在下雪,玻璃上已经因为室外温差而结出了冰窗花。呼了一口气用手指点了点,温度化开玻璃上的薄冰总算是能看清外面的世界,洁白无瑕的雪覆盖着地表,雪花聚在一起反射着太阳的光,白的晃眼。


难得休假,八木俊典却出去给绿谷出久指导训练了。桌子上放着做好的午饭,还有余温。吃完饭的他无聊的窝在沙发上看着实在是get不到笑点的娱乐节目,骤然降温让家里的供暖一时间跟不上冷气的扩散,在相泽打了几个喷嚏之后他决定把棉被抱出来。


室外的雪还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预兆,找了半天手机却发现早就电力不足的关机了。毕竟他不是低头族,由于眼睛的原因这东西出现在他生活中的次数少的可怜。百无聊赖的他撑着下巴盯着窗外的雪,这时间过得无比慢,仿佛空气都因为低温凝结住了。他终于忍受不了无事可做,好在手机总算是能开机了,天气预报显示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这种大雪天气,看来已经到了可以拿出被炉桌的季节了呢。


家里的储物间里总是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他们曾经买了却发现没什么用的网球拍之类的。他拍了拍被炉上的灰尘,拉出来,从那底下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袋子。是一包种子,应该是花的,但具体是什么花他早就记不清了。数颗可以轻易碾碎的小颗粒挤在透明的袋子里,相泽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来年把他们种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惊喜。


通向后院的门传来了几声奇怪的响声,相泽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拉开门,那只十分干净的花猫迅速地跑开了,'大概是躲到走廊下面去了吧'他想,蹲下身向早就空掉的碗里添好了猫粮。外面太冷了,简直是活地狱,他起身搓了搓身子又缩回了屋子。


八木俊典带回了晚饭的食材,金发上还落着雪,被体温融化的雪水让那两缕平时翘起来的鬓角也蔫蔫地垂了下来。本来就怕冷的相泽和裹着一身冷气的八木俊典隔着棉被拥抱了一下,说了一句欢迎回来,接过食材钻出被子,快到厨房时还不忘提醒八木安置一下被炉桌。


食物总是能迅速的让人暖和起来,火锅冒着热气,玻璃上凝结出一层薄雾。相泽关上推拉门,刚刚去给后院的‘住户’放了几块热腾腾的鱼肉,算是这场雪带来的意外惊喜吧。他迅速的钻进已经暖和的被炉桌里,暖意瞬间包裹住双腿让他舒服的驼下了背。即使围着围巾穿上了厚厚的衣服,他的手还是有些冰凉。曾经找恢复女郎询问过,得到的结果是天生的四肢冰凉。


“相泽君是个怕冷的人呢,需要被人疼啊。”


现在他的确被人疼爱着,低温的手被散发着温暖的掌心包裹起来,那个人像极了太阳,驱散黑暗与冷意,给人温暖与希望。八木俊典深蓝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读不懂的东西,放在平时相泽肯定能捕捉到。但现在,他被放置了一天,被外面的冷风刚刚吹过且很撑。他没注意到那个眼神,只是放空着大脑享受被炉与八木俊典给他带来的温暖。


第二天依旧下着雪,但他要早起去学校带他那班未来的英雄们。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的他在门口等着回去找东西的八木,看着他拿着鼓鼓囊囊的包走出来,相泽用一种疑问的眼神凝视着他。然而八木俊典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似得,以‘老师不能迟到’的借口拉着相泽就出了门。


快到学校时他们又突然停住,看着八木踌躇半天才从包里掏出一个袋子,然后递过来。相泽盯着那个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到冬天手就会凉,我在的时候可以给你暖手。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就用这个吧!”把盒子拆开塞进相泽手里,八木俊典搂着他的腰继续向前走着。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是一个猫咪外形的暖手宝。他真的很细心,已经充好电打开来,暖意透过皮肤到达被冻得有些疼的关节,他渐渐暖和起来。


“hihihi!今天可真是冷死了,我感觉我的声带都要被冻住了!橡皮头你手里拿的是什么?”麦克和他抱怨着,还伸过头来看他手里拿着的东西。


“暖手宝,的确太冷了。快点工作吧,我要去看那帮搞事鬼了。”


这个冬天的确很冷,但他同时又过着一个暖冬。


相泽消太看着手心想到。


再次看着手心时,那里依旧是暖的。那是比暖手宝温度还要高的东西,看上去温暖的颜色却让相泽消太感觉身处冰池。


是血,流淌在身体里带给人生命的液体,像极了滑腻的红色绸缎。那是属于八木俊典的血,太烫了,烫的相泽眼圈都红了起来。


“你的手太凉了,我要给你暖起来才行啊相泽君。”


这是个暖冬,也是最后一个暖冬。

罗婕:

大概是一个准备早餐的故事~~二人第一次不可描述的第二天?
以及这是我xjb想的不要认真(假设相泽家有厨房和冰箱)画完这个大概要去准备考试了(ಡωಡ) ​​​